真實版本「安娜貝爾」邪惡程度遠超電影我們所看到的!現實中竟把牧師弄得半身不遂。。。只因為他說錯了一句話

2017年08月23日     34025     檢舉

《安娜貝爾:造孽》由insidious《厲陰宅》的導演溫子仁 (James Wan) 擔任製片,票房不僅開出紅盤,在影評網站「爛番茄」更是有口皆碑,大家都知道「安娜貝爾」故事取材自真實背景,這娃娃目前還躺在靈異研究夫婦華倫 (Ed and Lorraine Warren) 家中的靈異博物館 (Occult Museum) 里,雖然外型與電影有相當的差距(這是有原因的)但其實在造型以外的細節上都相當貼近。華倫之妻羅倫 (Lorraine) 曾說:「真正可怕的不是那個娃娃的外型,而是祂的內在,祂已經徹底被惡靈占據。」

不過安娜貝爾的恐怖事蹟卻是發生在華倫夫婦發現祂之前,時間是1970年,一位媽媽位女兒唐娜 (Donna) 買了這具娃娃當作生日禮物,當時唐娜與好友安吉 (Angie) 住在一塊。起初他們發現安娜貝爾會出現一些微小的動作,例如手突然動了一下,但他們沒想太多,認為只是風吹罷了。即便安娜貝爾會突然從座椅上摔下,他們也未起疑心,一直到祂開始出現更多不尋常的舉動…

據唐娜與安吉所述,安娜貝爾會突然從唐娜的房間「瞬間移動」到安吉的房間外頭,甚至在他們眼前「浮」起來攻擊他們,還曾試圖勒斃一位友人。神秘的紙條開始出現在家中四處,而且訊息還是寫在羊皮紙上,問題是家中根本沒有任何羊皮紙。訊息包括以兒童字跡寫的「幫助盧 (Help Lou,第一位懷疑安娜貝爾被惡靈附身的友人)、「幫幫我們 (Help Us)」。直到有次唐娜下班回家發現娃娃的手上有血跡,而且血似乎來自娃娃本身,便嚇得趕緊求助通靈人士。

第一位通靈人來了,他們告訴唐娜與安吉一個多年前過世的7歲小女孩故事。據他所說,兩人所住的公寓是蓋在那位女孩當初被尋獲的那塊地,當唐娜把娃娃接回家時,女孩的靈魂對娃娃產生了興趣,本名安娜貝爾希金斯 (Annabelle Higgins) 的祂便決定入宿娃娃體內。出乎通靈人意料的是,唐娜與安吉決定留著娃娃,因她們對女孩的靈感到非常惋惜,並表示她們還有同理心。接著,她們開始每天做惡夢,但這都不足以改變她們的念頭,直到安娜貝爾攻擊她們的好友盧… 廣告 安娜貝爾似乎對盧懷有強烈敵意。某天夜裡, 盧突然從沉睡中驚醒,他做了一場重複的噩夢,但這回感覺不一樣。他說他在夢中覺得自己是醒著的,但全身無法動彈,只能移動眼球。他看了房間四周都沒異狀,接著看向前方,發現安娜貝爾出線在他腳上,慢慢順著他的腿移動到他的胸口,然後停在那。突然,安娜貝爾雙手掐住他的脖子,試圖勒斃他。他驚醒的當下,並不確定那是夢境還是現實。隔天他得到了答案。

盧正在安吉的房間研究地圖,計畫接下來的公路之旅,這時他聽見唐娜房間有怪聲,但唐娜並不在家。他原以為有歹徒闖入,但他探頭檢查唐娜的房間時,裡頭卻沒有任何人,除了靜靜坐在椅子上的安娜貝爾 (通常坐在床上)。盧靠近安娜貝爾,一陣凝重感瞬間襲來,他覺得背後有人。他感到胸口緊繃,低頭一看,胸膛居然出現了7道抓痕:3道直的、4道橫的,全都發出熱辣的灼痛感。他嚇得轉頭,房間裡只有他一人。他確定是安娜貝爾乾的。詭異的是,抓痕在2天後全部奇蹟似地消失了,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印記。唐娜聯絡一位名叫海根 (Hegan) 的聖公會神父,但他回絕了,表示自己的能力不夠,便推薦了大家熟知的華倫夫婦前來一探究竟。夫妻倆很快就認定了娃娃身上附著一個「非人類的邪靈」(inhuman demonic spirit)。他們以聖公會的程序為整棟屋進行了「清潔」,據丈夫艾德華倫表示,「驅魔過程並非念一段簡短的咒語,而是一段長達7頁的禱詞,來讓整間屋充滿正面能量和上帝的力量。」

唐娜這次想擺脫娃娃了。華倫夫婦便決定收下安娜貝爾,帶回自家博物館保存,艾德表示,開車返家的途中,安娜貝爾一再試圖影響車子煞車和催油門,他立刻將在安娜貝爾身上潑灑聖水,這似乎成功讓祂平靜了一陣子。到家後,艾德先是讓安娜貝爾坐在他書桌附近的一張椅子上,娃娃還一度在他眼前浮起又落下,接下來的幾周,娃娃一樣會自己移動,出現在屋中各處。

某天,一位牧師前來拜訪夫妻。他一見椅子上的安娜貝爾,便抱起祂,對祂念念有詞:「安娜貝爾,你只是一具娃娃,你是無法傷害任何人的」然後把祂丟向一旁。艾德此刻大喊:「你最好別這麽說!」一小時後,夫妻送牧師離開,並交代他回到家後給他們一通電話報平安。結果這名牧師開車回家路上的十字路口遭遇煞車失靈,意外事故讓他半身不遂。

廣告 華倫夫婦決定將安娜貝爾移至家中博物館一座經過禱告加持的玻璃櫃,也就是大家在電影中所看到的安娜貝爾放置地點,「那些禱告加持會困住邪靈,就像狗被通電鐵絲網困住一樣。」然而安娜貝爾似乎沒有真的被束縛,他們發現,只要有訪客對安娜貝爾表示不敬,便會遭遇不幸。一名參訪博物館的男子拍打了安娜貝爾的玻璃櫃,要祂「用指甲抓我,證明你是真的」,儘管艾德試圖制止男子的行為,但還是太遲。

多年後妻子羅倫華倫回憶道,「(那位男子的) 女友告訴我們,他們騎腳踏車回家的路上,一路都在開娃娃的玩笑,突然他的腳踏車失控,害他一頭撞上樹幹。」男子當場慘死,女友則是住院一年。至於為何電影中的安娜貝爾不沿用真實版本的造型,《厲陰宅》製片彼得薩佛蘭 (Peter Safran) 表示:「沒有娃娃製造商願意製作一個如此邪惡的娃娃。」他與導演溫子仁決定重新設計安娜貝爾在片中的形象,「必須是介於純真與詭異之間的完美平衡。」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