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朝鮮聯"核"行動:中國祭三大狠招

2017年05月19日     4,789     檢舉

  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資源評價部負責人邢樹文說,可燃冰在我國的海域圈定了一系列的找礦遠景區,也預測了資源量。今年我們正在積極進行這方面的試采準備。

伊朗朝鮮聯

  南海北部神狐海域的天然氣水合物試開採現場距香港約285公里,採氣點位於水深1266米海底下200米的海床中。自5月10日正式出氣至今,已累計產出超12萬立方米甲烷含量高達99.5%的天然氣。實現連續超一周的穩定產氣,標誌著我國進行的首次天然氣水合物試采宣告成功。

  中國地質調查局副總工程師、天然氣水合物試采現場總指揮葉建良表示,從5月10日正式出氣試點火成功,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連續開採八天了,日產超過一萬方以上,最高日產達到了3.5萬方,這種連續穩定的出氣,達到了我們原來預定的目標。

伊朗朝鮮聯

  可燃冰,是由天然氣和水在高壓低溫的條件下形成的類冰狀的結晶化合物,預測資源量相當於已發現煤、石油、天然氣等化石能源的兩倍以上,是世界公認的一種清潔高效的未來替代能源。

  因絕大部分埋藏於海底,所以可燃冰開採難度十分巨大。目前,日本、加拿大等國都在加緊對這種未來能源進行試開採嘗試,但都因種種原因未能實現或未達到連續產氣的預定目標。此次試開採成功,不僅表明我國天然氣水合物勘查和開發的核心技術得到驗證,也標誌著中國在這一領域的綜合實力達到世界頂尖水平。

  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副局長李金髮:這一次天然氣水合物的試開採成功,我們是優先搶占了領跑和技術高地,實現了我國在天然氣水合物開發上的領跑。它將會是繼美國引領頁岩氣革命之後的,由我國引領的天然氣水合物革命,將會推動整個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變。

伊朗朝鮮聯

  我國可燃冰開採技術領跑世界

  日均穩定產氣超過一萬方,以及持續超一周的連續產氣時間,這兩個指標在之前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成功實現。而完成這一歷史性的飛躍,我國科學家們又是在如何做到的呢?

  天然氣水合物的試開採一直是一項世界性難題。2013年日本曾嘗試進行過海域天然氣水合物的試開採工作,雖然成功出氣,但六天之後,由於泥沙堵住了鑽井通道,試采被迫停止。

  李金髮說,第一每日試采的取氣量要達到一萬方以上,第二是連續產氣一周。我們所有的指標都超過了預定目標,所以我國是世界海域天然氣水合物開發成功的第一個國家。

伊朗朝鮮聯

  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國科學家利用降壓法,將海底原本穩定的壓力降低,從而打破了天然氣水合物儲層的成藏條件,之後再將分散在類似海綿空隙中一樣的可燃冰聚集,利用我國自主研發的一套水、沙、氣分離核心技術最終將天然氣取出。

  葉建良受訪時表示,我們這次運用了地層流體抽取法,從單純考慮降壓變成了關注流體的抽取,通過保證流體的抽取來實現穩定的降壓。降壓方案充分體現了優越性,也是保證我們這次試采成功一個關鍵因素,這也是在國際上從理論到技術方法的一個創新。可燃冰究竟長啥樣?

  我國實現了首次成功試開採可燃冰,這也標誌著我國可燃冰的勘探工作進入了一個嶄新的發展階段,甚至有望改變全球能源供應格局。可燃冰這麼至關重要的戰略能源,到底長啥樣?它外形似冰,那為何又可以燃燒呢?讓我們通過記者的鏡頭去認識一下這一神奇的新能源。

  可燃冰,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天然氣水合物,就是由天然氣和水在高壓低溫的條件下形成的類冰狀結晶化合物。從外形上看,可燃冰就像是白色或淺灰色的冰雪晶體。這時候如果有火源,它就可以像固體酒精一樣被點燃,所以被稱為「可燃冰」。

  如果將同等體積的固體酒精和可燃冰同時點燃,可燃冰的燃燒時間遠遠長於同體積的固體酒精。可燃冰就像《變形金剛》中機器人爭奪的「能量塊」,占用體積小,蘊含的能量卻不可估量。事實上,1立方米可燃冰可以分解釋放出160立方米以上的天然氣。

伊朗朝鮮聯

  李金髮表示,中國海域的天然氣水合物,我們現在基本預測,資源量要達到八百億噸油當量,非常具有潛力,是短期內可以接替常規油氣資源的一種清潔能源。

  據估算,在世界各大洋中,可燃冰總資源量大約相當於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氣總資源量的兩倍。儲量巨大、高效清潔、燃燒值高等特點使得可燃冰被譽為21世紀最具商業開發前景的綠色清潔戰略能源,也成為各國競相研究開發的熱點。

伊朗朝鮮聯

  可燃冰能幹啥?

  同等條件下,可燃冰燃燒產生的能量比煤、石油、天然氣要多出數十倍,而且燃燒後不產生任何殘渣和廢氣,避免了最讓人們頭疼的污染問題。科學家們如獲至寶,把可燃冰稱作"屬於未來的能源"。

  可燃冰的最大特點就是能量密度高。它占用體積小,卻蘊含大量能量。舉個例子,一輛使用天然氣為燃料的汽車,一次加100升天然氣能跑300公里的話,那麼加入相同體積的可燃冰,這輛車就能跑5萬公里。

  李金髮說,如果這個能開發利用,將會大大的提高我國的資源安全保障能力,大大降低我國對外依存度,同時也會大大地改善我國能源資源結構。